“去小学化”的有效探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游龙新闻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07
摘要:淡黄的、金黄的、橘红的桂花,秋雨中飘香洒落的日子里,我们深入湖南省20多个城乡幼儿园采访,惊喜地发现:湖南省行动迅速,2013年就成立了专门的班子,这几年在

  2012年10月,教育部颁布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明确要求:“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认真抓好贯彻落实《指南》的实验和经验推广工作。要结合本地实际确定一批实验区。”

  8年过去,各地贯彻落实情况如何?实验结果怎样?

  淡黄的、金黄的、橘红的桂花,秋雨中飘香洒落的日子里,我们深入湖南省20多个城乡幼儿园采访,惊喜地发现:湖南省行动迅速,2013年就成立了专门的班子,这几年在一些园所进行了充分的实验,许多幼儿园真正实现了“去小学化”。

  《指南》来了——

  “就像给正瞌睡的人送上了枕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9年,记者到某县采访,这个县某乡镇按省示范性幼儿园标准,投入600多万元建成的公办园,气派漂亮,设施齐全,师资也不错。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所有12位教师能容纳200来个孩子的收费低廉的公办园,只招到81个孩子。而几百米外的一所民办园,面积小、光线暗、设施差,在园幼儿居然比公办园还多。

  “就这几十个孩子,好多还是我做工作才来的。”年轻的园长领着记者参观她引以为豪的设施,却又万般无奈地说,2017年9月开办时才50多个孩子。

  2019年春季开学时,她拎着牛奶、书包等物品上门动员,有个孩子的奶奶婉拒:“在你那儿学不到东西。”还有一个孩子的妈妈说:“本来在民办园还认识几十个字,到你那儿读了半年书,已经认得的字又都还回去了。”

  “当时这是个普遍现象。”湖南省学前教育研究会会长彭世华教授介绍,很长一段时间,湖南省农村的学前教育,几乎都是以办“学前班”为主,招收的主要是五六岁的学龄前儿童,“拼音、算术、认字、美术、音乐、体育”,孩子们甚至如小学般上课,家长也以自己的孩子还没入学,就会认字、背诗为自豪。

  2013年,他和同事对湖南省14个市州的280所幼儿园做了抽样调查,有“小学化”倾向的高达68.7%。“哪里是儿童游戏,分明是在游戏儿童。”

  《指南》的颁布,对这种“小学化”倾向,无异于当头棒喝。《指南》倡导的是,要充分认识生活和游戏对幼儿成长的教育价值,严禁“超前教育”。

  《指南》颁布之际,正是湖南省实施“教育强省行动计划”如火如荼之时,其中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2013年)”,让湖南省的学前教育有了较大发展。2013年年底,全省有幼儿园13000多所,在园幼儿196万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67.2%。

  “但总体上看,发展水平、保教质量都还不高,‘小学化’倾向比较明显。”时任省教育厅副厅长葛建中说,当时正需要《指南》来健全和完善学前教育管理制度,来指导科学保教,提高学前教育质量。

  “就像给正瞌睡的人送上了枕头。”新化县壮苗幼儿园园长曾红云说,她办有全县最大的民办园,学前教育科班出身的她,想尽量避免“小学化”,为此到处学习,却总是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指南》来得太及时了。”

  《指南》湖南化——

  8年精心打造“好拐杖”

  《指南》是好,但要将其精神真正贯彻落实,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湖南省的做法,一是成立领导小组,建立相应的工作机制。2013年4月,湖南省正式下发《关于开展贯彻〈指南〉实验工作的通知》,并成立领导小组、专家指导委员会,同时确定长沙、郴州、常德3个省级实验区,18个市州实验区,315所实验园,240所重点联系园。

  据最新统计,整个实验过程,湖南省教育厅前后印发了12份文件,7次以厅里名义召开实验工作会议,厅领导8次出席会议并作主旨讲话,最后实际筹措到的实验经费也增加到971.73万元。

  二是建设科学的园本学习活动体系。这个全称为《湖南省贯彻〈指南〉幼儿园学习活动体系》(以下简称《体系》)的文件,被彭世华誉为贯彻《指南》精神的“好拐杖”。这个“好拐杖”按照基本、普适、保底的要求,依据《指南》精神和湖南省实际,研究提出了湖南省幼儿学习与发展的合理期望、基本内容、基本途径,湖南省幼儿园学习活动的计划、评价要点。

  “听起来有点拗口吧?”长沙师范学院副教授、湖南省学前教育协会秘书长路奇,8年来一直专注此项工作,他说,这个《体系》内容丰富,包括新型课程及教学设计,还包括配套资源:幼儿园学习活动资源《体验与探究》《幼儿园区域活动项目与材料》,以及幼儿家园共育方案和资源《爸爸妈妈讲故事》等。

  为此,湖南省组织了全省顶尖的60多位学前教育专家,历时3年,前后大面积2轮共5年多的试行,国内顶尖级的几十位学前教育专家专程一次次指导,再先后2轮检测、21次修改,才初步完成。记者采访时,数百家幼儿园正在实验之中。

  三是精心打造省级“大样本”。按照新的《体系》要求,幼儿园每天只进行一个小时的“集中”教学,其他时间干什么?一批示范园应运而生。

  “几乎每个礼拜我们都在一起切磋讨论,解决问题。”路奇说,实验团队在全省选择了一些基础条件好、师资队伍强的幼儿园先行先试,打造成可看可学的“样板间”。

  长沙市政府机关第二幼儿园就是这样的“样板间”。

  记者采访时,第三期基地园跟岗培训正在这个园进行,来自51个基地园的153名教师,在此进行为期一周的跟岗培训。主题分享、活动观摩、跟岗心得报告……晚上都在学习。

  “我们全天候360度无死角开放。”园长周粮平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大规模地接受跟岗培训,学员看到的,就是幼儿园的日常状态,“可学习、能参考、便模仿。”

  坚持——

  “哪怕暂时流失些孩子,也不能停止实验”

  “样板间”毕竟很少。

  这场贯彻《指南》精神的行动研究,需要在真实、自然的幼儿园环境中进行,牵动着园区环境、材料添置、教师工作、幼儿活动以及家长的支持等若干环节。

  加之实验采取“大样本研究”,实验对象须分布在全省,各种类型的园都得有代表,以形成一定量的数据支撑。因此,实验范围之广、难度之大、障碍之多,远超预想。

  实验团队推出的《体系》里,幼儿园的教学模式,从集体教学为主变成区域活动为主,充分重视游戏活动和家园共育,兼顾集体教学活动。相应地,对教师专业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同时,实验还倡导将以上各种活动有机整合,以确保幼儿学习与发展的整体性,这对幼儿园也提出了挑战。更难的是家长。上课少了,不教拼音和算术了,家长不干了。

责任编辑:游龙新闻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20 chnews001.com 中国新闻在线(中国新闻观察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技术支持:中国新闻在线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