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乐视资金危机的一个明确信号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游龙新闻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29
摘要:贾跃亭黯然离场生态设想崩塌来源:华夏时报贾跃亭黯然离场,成为乐视2017年年中大戏的高潮。这被看做是乐视一个时代的结束。追捧与质疑一直伴随着乐视和贾跃亭。

贾跃亭

贾跃亭

  贾跃亭黯然离场,成为乐视2017年年中大戏的高潮。这被看做是乐视一个时代的结束。

  追捧与质疑一直伴随着乐视和贾跃亭。但在2017年已经过去的时间里,乐视的资金危机愈发严峻,讨债群体在乐视大楼安营扎寨、“一个都不能少”的七大生态相继甩卖。而这些都发生在今年1月乐视大张旗鼓地宣布拿到168亿元投资后。

  这个学会计的山西小镇青年曾用宏大的叙事、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以及“风越大心越荡”的折腾劲儿让自己立身互联网资本风口。然而不过两三年间,躁动的冒进、高昂的债务和无以为继的商业模式让他重回原点。杠杆的收紧则加速了大潮的退去。然而,目前从美国归来与否依然成谜的他,或许回到的并不是最初出发的地方。

  生态梦败

  投入乐视124亿的“白衣骑士”孙宏斌说,乐视事件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贾跃亭最为津津乐道的乐视七大生态构想无疑是失败了。

  现在回头再看,贾跃亭当初提出的蒙眼狂奔和为梦想窒息的口号有多激动人心,现在他和乐视的惨淡现状就有多触目惊心。

  依然是乐视网大股东的贾跃亭,仅以一纸公告宣布了自己的离开。7月6日,乐视网于晚间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退出乐视网董事会,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而贾跃亭从乐视控股的抽身则更为低调。6月13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悄然变更为吴孟。同时,吴孟也接替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担任乐视控股的经理。这个重大变更在7月初才被媒体爆出。

  贾跃亭曾经坚持“一个都不能少”的七大生态已然崩塌。

  遭遇20多家基金公司下调估值的乐视网进入了孙宏斌时代。7月21日,乐视网召开董事会,一直声称不想当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正式接手了乐视的上市公司体系。不管当不当董事长,乐视网都已经是他说了算。

  孙宏斌在当选乐视网董事后曾表示,“现在梁军、张昭两位乐视网董事都是我提名的,他们会在投票时跟我一致。我在8个董事会席位当中有5个。”融创此前提名的乐视网董事会成员还包括非独立董事刘淑青和独立董事郑路。

  孙宏斌看不上的非上市体系中,与乐视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韬蕴资本成为易到的新控股股东。此前易到前创始人周航曾公开指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易到也因为提现难而备受质疑。拿到80亿元B轮融资,却在赛事版权领域一再收缩的乐视体育在接纳新的投资方后,则要将总部搬到宁波。

  有消息称,捅破乐视资金链危机的乐视手机,以及乐视身为第一大股东的酷派也在寻找接盘方。而受到乐视的影响,7月中旬酷派的估值遭遇内地基金公司大幅调整,下调幅度高达85%。

  资金困局

  钱是直接导致贾跃亭七大生态梦碎的重要原因。

  最新采取法律手段的债主是上海的私募基金奇成悦名。因为投资乐视海外公司LeView Mobile Ltd.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债券已逾期,奇成悦名已向法院提起对贾跃亭和乐视控股的仲裁,要求对其名下财产进行保全。

  但奇成悦名只能处于轮候等待。在此之前,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和12.37亿元的乐视非上市体系资产相继被宣布司法冻结。

  贾跃亭和乐视的欠债到底是多大的窟窿?

  在乐视狂飙突进的融资进程中,乐视通过股权质押、可转债、融资租赁等方式拿到大量融资。而贾跃亭多为这些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责任。乐视网2017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乐视网负债余额为187.86亿元。此外还有未经乐视控股官方证实的消息称,非上市公司还欠金融机构大概140亿元左右的贷款未还。

  但让人惊诧的是,乐视这场来势更为凶猛的资金危机发生在今年1月宣布拿到168亿元投资之后。曾经是A股创业板首富的贾跃亭坦承,“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

  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对乐视欠债的步步紧逼,让依赖融资的乐视愈发左支右绌。贾跃亭在6月28日下午举行的乐视网2016年度股东大会中曾表示,乐视已经偿还了150亿左右的欠款,绝大部分都给了金融机构。

  但还钱的后果却是贾跃亭想不到的。曾经乐视的每个项目都是融资明星。在乐视的鼎盛时期,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恨不得挤破头参与乐视的融资项目。而仅仅过了一年,所有的金融机构又都恨自己没能早些从乐视脱身。

  每个人都是经济人。7月5日,已经有两只私募基金公开表达了尽快退出乐视内部项目的意向。曾经屡试屡灵的“债转股”方案也不再好用。奇成悦名近日发表声明,否认将对乐视7500万美元违约可转债进行债转股。

  模式难圆

  资金不信任乐视,源于看不到乐视的未来。证监会一系列高官的相继落马,让乐视在资本市场塑造的神秘起家形象逐步不复存在。而在资金链断裂背后,乐视三个盖子十个坑的商业模式设计也宣告失灵。

  乐视目前能够带来正向现金流的只有乐视致新,背后则有巨大的关联交易支撑起乐视庞大的生态运转。乐视网2016年年报首次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这已经是乐视资金危机的一个明确信号。

  投入乐视重金的孙宏斌曾在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中提问,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

  贾跃亭退出后,乐视故事显然已经换了另外一种讲法。孙宏斌称乐视“目前就是一个电视,业务很简单,多卖电视,多拍电影”。他还曾用开玩笑的口气表示,贾跃亭辞职是必要的程序,不辞职就开除。

  贾跃亭退出后,也有更多的人想抄底乐视。孙宏斌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绝对是好东西,并称“好多人感兴趣,只要老贾退出以后。”

  而在乐视这场大戏上演至高潮时,黯然离场的贾跃亭在做什么?

  7月6日,贾跃亭对外表态尽责到底,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所有的欠款全部还上。发表还钱承诺的时候,贾跃亭身在美国。贾跃亭在美国的房产也被曝光。

  有关贾跃亭将资产转移到海外、贾跃亭跑路的热议沸沸扬扬。但财报已经透露出贾跃亭提前将钱从乐视网抽走的信号。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贾跃亭姐弟在乐视网的借款总额截至2016年末已经缩减到近4.5亿元,而在2015年底时,这个数字是35亿元。需要提及的是,贾跃亭在2016年的第四季度对外坦承乐视正遭遇资金危机。

责任编辑:游龙新闻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9 chnews001.com 中国新闻在线(中国新闻观察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